一只玛卡巴卡在此(看置顶!)

Hello哇,欢迎来到玛卡巴卡的世界,愿意和玛卡巴卡一起玩吗?

【里鲁】教父

 PS:有ooc!对Rus1960年至1980年的历史我并不是很熟悉,有错误您就将就着看,我会努力的!

  基里连科和基鲁列克是双胞胎兄弟,但是他们的关系远不如此。他们不仅是双生子,也是灵魂伴侣亦是恋人,他们的经历也是人们津津乐道的。

  他们出生在黑/手/党/的家庭,他们只知道父亲,不知道母亲。“母亲可能是父亲各种各样chang伴中的一个吧?”,双生子这样想。是的,在他们的童年里,早已有了chang伴这个认知。他们知道他们的父亲在干什么样的工作,同样,他们的父亲也不向他们隐瞒,甚至于可以让他们亲眼看到他们解决人的场景。

  年幼的他们被那幅场景吓得瑟瑟发抖,哥哥将他抱向自己的怀中,即使自己也是个幼童,年幼的基里连科感受着哥哥的怀抱以及哥哥的心跳,似乎恐惧对于他来说,在哥哥的怀抱中不足为惧。但是他同样感受到哥哥的颤抖,回抱住了哥哥,哥哥的颤抖似乎减轻了一点。在那之后,以后无数次的xue/腥 暴/力场面,都令他无法感受到恐惧,他甚至可以感受到一丝兴奋。

  这一次他被父亲带到了训练的地方,训练手下的地方。他知道父亲似乎越看重他的身体机能了,每一次训练完身上都好疼,他几乎每天都带着满身伤回到那个有哥哥的家,哥哥会为他包扎,同时他也注意到哥哥眼下的青黑也越来越重,他询问哥哥,哥哥只是笑而不答,每次哥哥包扎完伤口以后,都会让他先休息,这次他不想休息了,他想知道哥哥为什么这么累,似乎父亲也将哥哥放到很重要的职位上了呢...

  又一次,他伤的太重了,哥哥为他包扎完以后两个小时后发烧,他迷迷糊糊地听见哥哥似乎好像在和父亲争吵,“父亲,您不能再让连科去训练场了,即使他的身体机能再强大,他也承受不住,每天都几乎带着重伤回来!”,是哥哥....哥哥在对谁生气呢?是父亲吗?“他的身体机能未完全开发,他当然会这样,如果我不训练狠一点,他无法在那些吃/人不吐骨头的元老里活下来,此事不必在说,记住你的位置,基鲁列克我的儿子”这个声音是父亲...

  在烧完全退下来的时候,他醒来了,床边有动静,是哥哥。哥哥看向他,摸向他的头,“嗯,烧退了,想吃点什么吗?我给你做,嗯,先喝点水吧”他只是静静地看向哥哥,什么话也没问出口,他知道的,他应该知道的,哥哥的身体机能和他一样,他们是双生子,哥哥完全开启身体机能用了多久呢?他不知道。

  又是一次,他在其他手下口中听到了教父要传位给双生子其中一个,他垂下了眼睛,深红色的,像静/脉/血一样的眼睛,眼里的情绪翻涌,让人不知道在想什么,他在思考,他在思考如何将位置给哥哥,他的身体机能比哥哥强一些,应该可以在那些元老在手中活下来,同时基鲁列克也在思考,如何让父亲将教父的位置传给弟弟,他在元老们的手中抢走了足够多的权利,在那些元老们的手中应该还可以抗衡一下。对于父亲的想法,他们似乎不是很在意了,他们只想让对方活下来。两个15岁的少年,战斗力、智力、理解能力,几乎都是相同的少年,在为对方思考该怎样让对方活下来。

  虽然在他们17岁那年,父亲宣布了,会选择他们一人,成为父亲口中的“教父”。就在他们成年的那一天会选择他们之中的一位成为教父,另一位该如何,他们不得而知。被处理掉,被当做女支,又或者是变成一件玩物,他们不得而知。

  双生子在父亲宣布的那一天,进行了一场交谈,一场收集权利,一切可获得的利益的交谈。在交谈完以后,由哥哥基鲁列克来收集权力,而弟弟基里连科来收集一切可获得的利益,他们为对方的耳朵上别了别针,就当是契约,永不遗忘的契约。基里连科特意多别了一只,他似乎想用痛来记住这一刻。

  在他们成年的那一天,他们投下的父亲和各大元老中的权利,架空了他们,元老们咒骂他,诅咒他。而父亲只是淡淡的微笑,双生子平静的看着他们的父亲和元老被处理掉。他们的软肋,他们的弱点,只有对方,也仅仅只是对方。

  在他们成功将元老们和父亲处理掉以后,基里连科向哥哥告白了,明明是黑/手/党/首领却像那些的少年一样,不过也确实是少年。脸有些红,磕磕绊绊的向哥哥告白,哥哥笑着,在连科告白完成的那一刻,说出了“好啊,我同意”,基里连科几乎立马呆住了,脸上的红晕也慢慢扩大。基鲁列夫笑着看着自己呆住了的弟弟,抬手捏了下基里连科的脸,开口说:“你难道不想和我在一起吗?连科。”基里连科回过神来,回复:“不可能的,这辈子乃至永远,我们都不会分开,哥哥!”随后,紧紧的抱住了哥哥。

  少年啊,你们永远是对方的灵魂伴侣,愿神明祝福你们,永不分离。

  (哈哈哈哈,第1次写这么长的文。还有很多细节没有处理好,希望各位见谅啦,唉,我还得考试大概周六周日才能更了,我们到那时再见,拜拜~)

评论(22)

热度(7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